<track id="WGWUAXQ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WGWUAXQ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WGWUAXQ"></track>

        1. 欢迎来到国产片_国产片_国产亚洲Av在线

          微信
          手机版
          网站地图

          被病娇爱上了该怎么办?

          2021-04-26 23:24:00 栏目 : 可以看黄的网站 围观 : 304次

          我拾起了白色瓷盘旁边的餐刀,慢慢地握紧,不动声色地握紧。

          结婚前,我哥把这一套餐具给我从德国带回来做订婚礼物时。

          他亲手将这一把刀从匣子里挑出来递给我,笑眯眯地像只不怀好意的狐狸

          「你会用到的,明仪」

          「不是为那个人切沙拉的时候」他拉起我的手,将空心刀柄放在我手里,刀尖正对着我。

          我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睛,里头似乎真的些真情实意。

          他静静瞧我,眉眼黝黑如描,转手调转刀柄「而是,想分开的时候」

          如今我细心打量着手里的刀,这一样的确成了我多年主妇生涯里最爱好的东西。

          流利又冰凉的曲线完善无比,刀齿锐利的连带筋的牛排也能轻松切断。

          鱼腹线条的空心手柄,轻盈,趁手,省力。

          也许,在割人大动脉的时候也格外优雅又利落吧。

          「你在想什么?」宋子渊突然出声,我的视线才从迟疑地从他颈部的弹性动脉处收回。

          我望向他的面容,岁月待他不薄,即使已年过三十,也依旧十分有魅力,气质更是褪去了青涩,多了让人安心依附的成熟慎重。

          真想,杀逝世你。

          看着这副依旧让我动心的皮囊,心底那么叫嚣着。

          我放下刀叉,将调料往他手边推了推,托着腮娇憨问道:「 亲爱的,今天回家吃饭吗?」

          「你上次说想吃水煮鱼,我和张妈学了,要不要试一下?」

          他有些负疚地看着我,拿起餐布擦擦嘴角,声音放低似是安抚:

          「分公司出了点事,要去新加披一趟」

          我故作扫兴,连声泱泱抗议。

          「乖」他往后一靠,眼光满是疼爱地看着我撒娇 「你诞辰不是快到了?」

          「等过几天等处置好了,我们去好好玩一圈,这些日子,辛劳你了。」他扬起唇角,笑得温顺。

          「嗯」我捧着脸,甜美地用力点头。

          仿佛我们再相爱不过。

          气象很好,一打开门阳光洒满了玄关,他低下头来和我告别,光落在他稠密的睫毛上,他鬓角的发上,他像是撒上了朦胧的金箔,高尚极了,也俊美极了。

          我就像每一个贤妻良母一样,过细地帮他过细地理正了领带,抚平了衣领处的褶皱。

          他扯起嘴角笑了起来,右手拾起我的手,在我的戒指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,皓白色的钻闪着细碎的光,令人目晕神悬。

          我心中莫名其妙泛起酸软无比的情感来,像是有人往我心口处狠狠揍了几拳。

          他看着我这副呆头鹅似的样子,心境愉悦了十分,温声道:

          「明仪,你知道吗,我的每天,大概就是为这一刻而活的。」

          「再见,我的小公主。」

          「多大年事了!还说这些有的没的」

          我的表情有些僵硬,干咳一声,似是不好意思地将他推出门外。

          关上门后,我的表情一下子垮掉,面无表情地狠狠摘下戒指,即使扯得生疼,也硬生生将它扯出来。

          戒指被随便丢在转角处的桌案上,连同旁边被翻下的两人合照,一切曾经恩爱的痕迹,显然都让这家的女主人心烦意乱。

          「宋夫人,上次你委托我司进行的调查有成果了,调查成果……可能会让您有些意外」

          「我们已经最大限度恢复了您先生电脑里的视频文件,以及一系列的照片,可以说并没有和估测有什么偏差……」

          「如果须要接洽律师的话,我们可以帮忙推举……

          我再次打开邮件。

          屏幕上倒映出我的脸,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滑动屏幕的指尖却无法克制地微微发抖。

          解开机密的视频和照片应有尽有。

          赤裸的肉体彼此交缠,年青的女孩被捆绑着,像狗一样跪伏着,胸前血红的刻着我丈夫的名字,雪白的肌肤上有数不尽的血痕和淤青,光洁的背上有着大片滴蜡痕迹,眼神迷离,紧咬嘴唇。

          她们称呼我的丈夫为「主人」, 或是苦楚的,哀求的,或是愉悦的,谄谀的。

          而宋子渊就像摆弄玩具一样,摆弄折磨着这些女孩,神色淡薄地在她们身上摁着烟头。

          直到我再也不能看下去,我径直扑到了洗手池边,难抑反感地干呕。

          连胆汁都呕净,我才慢慢的瘫软下来,将自己蜷缩成一团,

          「律师?」我反问道。

          「我的指甲划过窗沿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          「我才不会离婚」

          电话另一头显然没想到我是这个答复,诺诺不敢言,一时陷入宁静。

          「他背叛了我,他背叛了我们的婚姻」

          「他答应过我的「我侧着头看着窗户中的倒影,仿佛看见那时候单膝跪在窗前,言辞诚挚认真向我承诺的清冷少年。

          他那时候是怎么说的来着?

          他说,明仪,我盼望你就像温室里的花朵,不必担忧风雨,无需愁心冷暖,只需,绽放便好,

          而我,我会一生为你建造温室。

          太阳那么大,可我只感到冰凉,身材的热气似乎一下被抽光了,冷的人从心底里打颤,

          我靠着玻璃窗,低低的笑出了声,几乎笑出了眼泪」你认为他,只用付出这么点代价?

          2.

          以前,在出席某个揭幕剪彩运动时,宋子渊仔细地随助理一起帮我挽起裙裾,我一低头却无意觑到了他腕上的两三条划痕。

          那是修长,新颖的伤口。

          「你的手怎么了?」我匆忙蹲下,拧着眉,着急地托着他的手问道。

          他愣了愣,脸上闪现了一丝庞杂的情感,但很快又面色柔缓,有些不好意思道:

          「你忘了?上个月不是说想养只猫」他将我扶起来,反而先宽慰我。

          「我今早抽空去挑了一遍,没想到被一只不听话的划了几道口子」他温顺含笑地摩梭着手上的口子。

          「可真是,不听话啊」他低声道。

          那时我并没有想太多,只是吩咐了两遍让他必定要去医院打疫苗,清算伤口。

          晚上打开门,我收到了一只布偶猫,很美貌,却蠢兮兮,只会在我脚边打转。

          我叫她安安。

          宋子渊就拿着威士忌酒杯,靠在沙发上微笑着看着我给安安喂食,眼光柔软地在像是观赏一朵瓶中的玫瑰。

          当我如今点开众多视频中的一个时,对那些抓痕才堪堪有了答案。

          那房间的配置完整就是运动现场的更衣室,另一个特别更衣室。

          他卷起衬衫暗色格的袖子,单手解开了领口的扣子,一边站在那里,观赏这女孩自己褪去外套仅剩性感内衣,一边慢条斯理摘下手段上一款样式简略的手表,弯腰警惕的搁在桌案的金丝绒布上。

          我认识这支手表,那是我为他买的。

          并不是那么著名的牌子,却花光了我实习时第一笔工资,是当年新推出的格式,我想他必定爱好。

          我记得他拿到手表那一刻眼睛里雀跃无比的光,他紧紧抱着我,抱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,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我扑到床上。

          他吻着我,一刻也不停。

          「明仪,明仪」他曾那样好听又欢乐地叫着我的名字。

          可笑吗?即使在这个时候,在这个旖旎又龌龊的时刻,他似乎还在担忧接下来的事会碰坏这支旧手表。

          如今他在另一个生疏年青的女孩面前化身野兽。

          女孩在鞭挞之下,呻吟之中,下意识往前抓住了他的手段。

          他吃痛地叫了一声,甩开女孩的手,他看了看手,下一秒就扯起女孩的头发将她往墙上狠狠撞,撞了那么两三下,女孩就像块破布一样倚着墙软软倒下。

          他嗤笑一声,有些腻烦地转身走近摄像机。

          在关机前,我眼尖地发明沙发上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。

          放大,放到最大。

          我的视线停留在那处,再也不肯分开。

          是一张员工证,上面有女孩的证件照,她的头发盘起,抿唇笑,看起来很乖。

          我毫不犹豫地拨响了事务所的电话。

          「我额外加三倍的钱」我的手拨弄着脖子上的圣十字项链,从容安静地启齿。

          仿佛不是在理清证据寻找丈夫的情人,而是在部署一道普通的晚餐。

          「我盼望两天内有成果」我提出请求「帮我找个女孩。」

          「她叫李媛媛。」

          我垂眸看着照片底下的名字,声音冷然如冰。

          安安刚刚被打理完送回家,喵喵喵地全部家到处找我,我挂掉了电话,召唤了一声,它就软软地迈着轻巧的步子朝这边跑过来。

          它跳上沙发在我腿上蹭着,似乎有些茫然。

          安安不清楚我为什么不像往常一样抱她,而是对着一个冰凉的电子产品心不在焉,它挥着爪子就往平板上挠,我还来不及禁止,视频就定格在他脱下表的那一刻。

          我缄默了半晌,有些不自然地偏头朝它笑了笑。

          「安安,爸爸好像做错了事」

          我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它的背,想了想概括道:

          「是很不好的事」。

          「我们要怎么处分他呢?」我轻描淡写地征询它的看法

          可安安只是一只猫,它只会眨着好看的眼睛喵喵喵。

          窗没有关严实,细纱帘子在微风中徐徐拂动,细纱透着光吹进了室内,像是柔曼的香槟,熏的人几乎醉倒。

          我也如同喝醉了般缓缓道:

          「要不,我们一起杀掉他吧,安安」

          3.

          三个小时以后,我戴着墨镜坐在开向机场的车上,

          我在路上盘算给程明礼发信息。

          程明礼是我哥,三十四岁,不务正业,好玩浪荡,常年混迹于各大声色场合,只担了个董事的虚名,来自家公司上班的那天不是因为他喝的足够醉,就是因为秘书足够辣。

          是个在我结婚那天预定了直升机,便利我哪怕戴戒指前一刻反悔了,也可以及时逃婚的疯子。

          「为什么?」他那时问我「为什么非得结婚不可?」

          「他答应会爱我,也会维护我。」

          我握着花束,看着远处觥筹交织间的那人轻声答复。

          一大段话删删减减,最后只留下了几个字。

          「我想见你。」

          过了半分钟他发来一个境外赌场的定位。

          「过来」他说。

          我到当地时还是薄暮,天还没黑,街边五彩的霓虹灯就已经早早点亮,街头充满着各异肤色和语言,人声熙攘,宛如白昼,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不夜城。

          路旁的女孩们手里夹着烟谈笑打闹,她们穿着亮色的紧身裙,腰肢一扭,相继挎上路过男人们的手臂。

          咸湿的风吹散了她们微卷的长发,像首软调子的歌。

          有个忸怩黧黑的少年凑上来兜售手里便宜的镀银串子,他的口音浓厚,似乎是新手,又害羞地结结巴巴说不全话,只会一遍遍翻腾着串子向我展现。

          我原来没心境买,却在抬头看见男孩眼睛一瞬间转变了主张。

          真像宋子渊。

          以前的宋子渊。

          眼睛黑白分明,清洁又平和,像林中溪旁汲水的麋鹿。

          「剩下的作小费。」我将一张大面值的美元塞入少年的衬衣兜里,随手拿了一串小鱼吐珠的戴上。

          他惊讶地咧开了嘴,捂着口袋笑得露出八颗大白牙,止不住地连声道谢。

          我摆了摆手。

          除了那双让人难以忘却的眼睛,我对宋子渊的初次印象也就止步于此了。

          那时候我有男朋友,第一个男朋友,是一段眼里除了他再没有别人的时间。

          他姓汤,是学校的特招生,能够几秒钟之心坎算四位数乘法,张开眼睛笑眯眯地告知我准确答案,每天打着好几份兼职补助家用,校服刷的皂白,大大咧咧没心没肺,每天都笑的阳光残暴。

          他爱好踢球,每天我都抱着两瓶水去球场上等他,看着他进了球后高举着双手朝我跑过来。

          「程明仪,程明仪,你有没看到!我刚才简直就是盖德穆勒附体欸!」

          那时我才十七岁,我真的认为能和他过完这一辈子。

          后来,偶尔我也会想,如果这样,那一辈子大概会很开心。

          但我逐渐长大了,念大学了,工作了,嫁人了。

          他永远留在十七岁。

          留在了学校的天台上。

          当时我情感太过歇斯底里,每天只是止不住的哭和做噩梦,刚开端还能遮蔽,过了段时光,在不得不出席的场所上摔了酒杯后,立马就被我爸打包流放到了国外。

          他一直都很有修养,也不曾动怒发火,只是掀起眼皮,像看一个濒临破产的项目一样,语气冷漠地给我下了一道逐客令:

          「没想明白的话,就不用回来了」

          程明仪是程家的女儿,不能败坏程家的面子,不能做程家的羞辱,我晓得的。

          我被部署在了麻省念书,书是没念进去多少,光在最后一排睡觉了。

          有时照着镜子都会被自己吓一跳,脸上是病态的不正常的苍白,烟熏妆,长长的假睫毛,戴着唇钉,午夜醒来就就去喝酒。

          全部人就像个鬼。

          留在我身边的,净是些鼓动我刷爆信誉卡的酒吧朋友。

          有一天我选了一堂我自己都不记得名字的课。

          宋子渊走了进来。

          那时的他已经不太像只小鹿了,倒像一位完善无缺的猎手。

          气质温良内敛,举止优雅贵气。

          他坐到了我边上,正视着前方,展露了一个浅淡的柔软的笑颜。

          像是一路挣扎颠沛的旅人,在长途跋涉之后终于看见了热腾腾的散发着昏黄光晕的民舍,松了一口吻便柱在门口再也走不动的感到。

          真是奇异,我那样想着。

          他鸦黑的睫毛轻轻发抖,声音有些哑:

          「程明仪」

          「好久不见。」

          4.

          手机的屏幕闪耀不停。

          我静静地看着那片荧光慢慢湮灭,又复而闪耀起来,如此这般循环,似乎永没有尽头一般,我只能摁下接听键。

          我没有启齿,反倒是对面轻轻笑了一声,似乎在宽恕着我莫名而来的小性格。

          「宝贝」宋子渊的声音不急不恼。

          我不接话,他也不在意,仿佛没听见我这边的嘈杂一般:

          「医院告知我,爸后天治疗停止」

          「一家人很久没聚了,要不这次由我来部署吃顿饭,你看这么样?」

          我一边跟着侍应生穿梭过人声沸腾的轮牌赌桌,一边换了口吻笑盈盈答道

          「好啊,全听你的,我就不掺和了,你办的向来让他满意」

          我夸道:「怪不得爸爸最爱好你这个女婿了」

          「连我都要往后站一站呢「我状似不满父亲的偏心,小声埋怨。

          他在那头笑了一声,声音柔缓:

          「那我就部署处所了。」

          「明仪,你会回来的吧?」宋子渊淡定从容地问道。

          我停住了脚步,脸上的虚伪笑意敛住了。

          出国这件事,除了程明礼,我谁都没有告知。

          我捏紧了项链,尖利的金属刺进了皮肉里,这样切实的疼痛一下子让我清楚了什么。

          我面无表情地把手机拿开来看了一眼,喉咙里似乎泛起血腥的泡沫来,让我无法喘气。

          「去国外是有什么事吗?」那边持续着关怀的讯问。

          我抑制着立马想把手机砸个粉碎的念头,缓缓启齿道:

          「有个画展想看,顺道去见见哥哥,忘却告知你了。」

          「爸爸也确定很想见明礼,我带他回来」我岔开话题,轻飘飘道。

          「早点回来」他叹了口吻。

          「明仪,我很想你」

          他说的温顺极了,像是看待一件易碎娇惯的瓷器那样怜惜。

          「难道我会跑吗?」

          「可我在家时你也在出差啊,还不是见不到你」我故作不知他话中意味。

          「这不一样」 他懒洋洋地笑了起来,这时候的笑并没有像平时那么假的完善。

          「我尽快」我挂掉了电话。

          侍应生将我带到了处所。

          「程先生在那一桌。」他体贴地向我指出了地位,转身便想去另一桌。

          「等一下」我拦住了他。

          「能给我一杯冰水吗?」我笑了笑。

          赌桌前围了满了人,程明礼慵懒地坐在左边,卷着袖子,手里拿着支雪茄,他比前段时光瘦了,看起来更加清秀斯文了几分,但这种清瘦之感却更接近于冷淡矜贵。

          仿佛即使这世界陷落于大火,他也只会冷眼觑着熊熊火光燃尽天边,挂着狂妄和居高临下的笑颜,说上一句「真是没意思」

          他刚刚赢了一把大的,台上的筹码堆得如同一座小山,围观的赌客煽动着他趁手气好再下一注。

          这时侍应生给我端来了水,轻轻唤了一句程小姐慢用。

          我朝他点点头,利落地将手机扔了进去。

          「水和小费记那位先生帐上」我指了指程明礼。

          他此时也抬开端看见了我,他笑了。

          侍应愣了一下,立马就将水杯端走,赌场每天来交往往的客人那么多,我也不是最奇异的一个。

          程明礼将桌上的筹码拢了过来,身边人纷纭挽留惊叫,他倒好,往后挥挥手,一派洒脱,不管不顾抱着筹码就走。

          他走到我跟前,将筹码往我怀了重重一放。

          「来碗长寿面,送到包厢」他低下头来拍拍我的脸,眉眼带笑地向后吩咐道。

          「我的明仪,诞辰快活」

          他笑时,眼尾会自然上挑,语调懒洋洋的,像是只在太阳底下不肯动弹的猫。

          我的诞辰本该是在今天,这是连我的丈夫都不知道的事,我是个早产儿,诞生的时候日子并不是很吉利,就找了巨匠换了个日子。

          只有程明礼会偷偷给我过诞辰

          「不吉利又怎么样?」小时候他曾气呼呼对我说。

          「你是我程明礼的妹妹,我罩着你,我会把运气都给你的」这样慎重其事的话由小孩嘴里说出,任谁都忍不住发笑。

          他轻车熟路推开了包厢的门。

          「随意坐」说着他便随便地倒在了沙发上。

          「今年礼物呢,想要什么?」他踢开了一旁的酒瓶,极为慵懒的睨我一眼。

          他向来慷慨,我要什么他都能给,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。

          这次我却没理他,把满怀的筹码往桌上一倒,自顾自斟了杯热茶,走到窗边。

          夜晚的风有些凉,暗沉的天色却被残暴的灯火晕染地十分热烈,人们如梭交往,和满街的霓虹灯光融为一体。

          「明仪,你不开心」他是微笑着说一番话的,但声音里并没有多少笑意。

          展开剩余内容

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• 疑犯追踪(美剧)

            抛开其他因素不说,客观剖析。首先他俩之间确定不是爱情。其次也绝对不是父女情。先说第一点,一开端root对finch是基于finch发明tm而发生的崇敬和共识,她以为finch牛...

            2021-05-11
          • 梦入神机的小说是怎样吸引人的?

            从三流少年棋手到一流网文作家“我自幼家庭条件不错,父母忙于生意虽然很少管我但很支撑我,这让我非常专注于自己的兴致,”生于9月13日处女座的梦入神机说,“直到今天我还是这样好强。...

            2021-05-10
          • 风小泽

            "itemProp="articleBody">仅实用于个人习惯的常用的软件记载和推举,连续更新。链接基础都是官网,寻找绿色或者PJ版本请自行搜索。文字类AdobeAcroba...

            2021-05-10
          • 《冰与火之歌》或权力的游戏中各女主按美貌程度排名应该是怎样的?

            俗话说得好,名字会取错,绰号不会取错。艳绝七国的瑟曦也好,高庭的小玫瑰也罢,就算是迷倒一堆好汉英雄的丹妮莉丝,绰号里也没有跟美貌沾边的字。但是有一个妹子,人家的绰号直接就叫做“...

            2021-05-10
          热门标签